疑问沾染上侮辱渐渐地连周围看热闹的精灵也没

分享到:
“这太失礼了,尼德霍格。对女士说话要客气,更何况布伦希尔小姐是在关心,别让冲动把关心你的友人也赶走了。”
 
    如邻家大哥哥般的说话方式立即让黑龙安静下来,尼德霍格清楚自己的言语实在有些过火,李林已经给出了台阶,他还不至于笨到不会顺势消停。
 
    “刚才我实在是太失态了,非常抱歉,布伦希尔小姐。”
 
    “不,我的说话方式也有问题,我本应注意到的。”
 
    优雅自然的行礼、还礼一气呵成。尼德霍格的【龙种记忆】让他对礼仪方面的表现基本无可挑剔,另一方面,龙族们虽然性格高傲、好面子,但绝非傲慢无礼之徒。与生俱来的矜持加上李林的教育,早就没了当初荒谷野生儿的余味,比起人类那些浅薄的世家子更像是彬彬有礼的绅士。布伦希尔则是本身就有着严格的家教,精灵们骨子里对秩序、礼仪的偏执更让她的仪容举止近乎完美。
 
    “即使再一次冒昧,我还是想提问,这么做真的行得通吗?”
 
    将疑惑不解的视线投向脚下长满苜蓿的山坡以及山脚下在昨天还从烟囱里吐出黑烟跟热浪的【土包】,移动视点向另一侧,远处的山坡被清理修整成了阶梯般层次分明的外形,每一阶的纵面砌着合缝严密石墙。
 
    看着这些未曾见过的异物,布伦希尔耿直的提出了质疑。
 
    “你到底在折腾些什么?”
 
    当李林展开【片刃之翼】以肉眼无法追及开始修理荒地的时候,精灵们在震撼中首次认知到李林不是人类这件事情。在烟尘散尽、形状怪异的坡地出现在眼前时,震撼立即化作了哑然失笑,然后一致产生了布伦希尔口中的疑问。
 
    如果黑头发小伙子用一个形状奇异的【阶梯】就能解决埃米尔族长提出的【请帮助我们开垦这两片荒地】的难人要求的话,他的失败恐怕是无可避免的了。
 
    在【土包】建设完成,李林挖出另一边山坡的泥土,开始反复清洗、沉淀时。摇头不已的评论到达了巅峰。
 
    【怪人】;
 
    【妄想】;
 
    【异想天开】;
 
    【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好奇的眼神变成嗤笑,疑问沾染上侮辱。渐渐地连周围看热闹的精灵也没有了,春天是农忙时节,村民们没有太多的空闲可以拿来浪费,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实在是没精力把看上去注定失败的胡闹给看完。
 
    各顾各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七天前,尼德霍格恢复为龙的姿态飞到山谷上空撒下大量奇异的浅黄色颗粒(注),然后用龙息(www.13800100.com)焚烧空中飘散的颗粒后,朦胧的天空开始落下水滴,密集的降雨一直持续到午夜。早晨村民们走出家门时,久违的阳光照耀着大家讶异的表情,脸上的错愕几乎持续了整整一天。
 
    【你到底是怎么办到这种事情的?】
 
    清楚李林能力的布伦希尔也难掩惊讶,只能做如此问,因为这实在是不折不扣的奇迹。
 
    在其它什么地方用魔法虽然存在会被教会视为【违逆自然】的行为并加以制止,聘请高阶位魔法师手续繁杂、成本过高的问题,但就理论和已存在的实例来看,并不存在多大的障碍。
 
    李林站立的土地是尼福尔海姆,荒芜贫瘠的不只土地,还有玛那也是。
 
    外面正常环境下的标准玛那浓度值设定为10来进行参照比对,山谷里浓度大约只有0.5~1的程度,可算是玛那的真空地带。
 
    毫无征服价值的土地――抱着这种认知,人类的军队才没了进来骚扰这个小小村庄的兴致。出动军队作战的成本可不是抢几袋干瘪的小麦、燕麦就可以抹平的。
 
    李林能在这个不被眷顾的山谷里人为制造降雨,同时驱散了浓雾。哪怕具体的执行者是尼德霍格,但确实有人看见过李林制作那些浅黄颗粒。对匪夷所思的现实,精灵们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以【炼金术的一种】作为解释平息了猜疑的风潮,半信半疑的精灵们无法对含糊的解释进行真伪辨别,只好就此不了了之。随后再一次的,将关注的目光聚焦在李林管理的荒地和居住的帐篷附近。
 
    %%%%%%%%%%%%%
 
    注解:碘化银(agi)为碘和银的化合物,黄色粉末(558度~),见光分解,并大量吸热,先变灰后变黑,不溶于水和氨水,用于照相术和人工降雨的晶核。
 
    ps:首先祝贺本书已经顺利获得a级签约,几日内就会正式转正。接着很不幸的……感冒了,同时还有角膜炎,眼睛几乎睁不开。实在不好意思,还有一更放到明天早上看情况了。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多多宣传,把这本你们认为是好书的作品推广开了,谢谢了。
------------
 
14.生存之道.变革(二)
 
    [sp=www.13800100.com/refer/pb4i9te_apeypqiakjligg../v.swf]
 
    精灵们看着一坨坨白色泥巴在一个圆形木板上,当李林踩动圆盘支撑柱相连接的踏板时,圆盘立即从左至右快速旋转起来,手指在白泥的内外侧不断上下舞动,奇形怪状的金属片切削边缘。一个个碗、罐、瓶、盆的形状开始出现,随即又开始晾晒。晒干之后开始用鹅毛笔粗细的小刷子蘸上颜料描绘图案,再次晒干,再次涂上黏糊糊的涂料……
 
    反复折腾后的泥制器具最后用像是石头制作成的圆环罩住封顶后放置进了土包里,里面堆上黑乎乎的煤块后砌上一道石墙,仅留下一个手掌大小观察孔。随后就是连续一天一夜的煅烧,整个过程由李林带来的那个侏儒阿尔贝利希盯着,据说是因为这个侏儒做过金属器具,能够更好的掌控火焰温度。从昨天夜里烟囱终于不再喷出黑烟,美美睡了一觉后的阿尔贝利希现在也和精灵们一起赶过来,等着观看最终出现的会是什么东西。
 
    奇怪的陶器?
 
    烧裂的碎片?
 
    熏黑的泥巴?
 
    阿尔贝利希扒开封住窑室的石墙,残余的热浪涌向外界。新鲜空气不断补进下,热气渐渐平息。封闭的圆环容器被取出打开时,将空气倒抽进身体的惊讶赞叹声同时响起。
 
    “这……这是什么啊。”
 

欢迎转载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 » 疑问沾染上侮辱渐渐地连周围看热闹的精灵也没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