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度已经无需多虑老族长必须考虑这闻所未闻

分享到:
    老族长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只是不完全正确,跨越种族、肤色、文化、语言甚至性别的超展开还是存在的,跨越年龄的禁忌之恋神马的也不是从未存在过。
 
    满心欢喜的老埃米尔没有察觉到自己关心的重点发生了微妙的偏差,带着赞许与自豪的表情走向跃下龙背的布伦希尔打算夸奖几句,音调低沉的字句让已经准备好的赞美之词全都凝滞在咽喉里,溢满慈祥的表情瞬间定格,然后碎落一地。
 
    “布伦希尔小姐,请动作快一些,那位大人应该已经在山谷外等着了。”
 
    纯血的龙族能理解其他种族的语言,开口说出精灵的语言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不至于让人生阅历丰富的埃米尔产生这样巨大的反应。
 
    问题在于――这个龙族不是布伦希尔信上提到地那个【他】!!!!!!!!!!
 
    比之前突然百倍之上的可怕前景压倒了老族长,预想中的那个【他】不过是个善于翻弄唇舌的无耻人类,结果来的虽然是条黑龙,但其实是尚未谋面的【他】送孙女到家的奢华交通工具!这世界到底肿么了了了了了了了!!!!!
 
    老精灵实在无法接受眼前的景象与信息是真实的,他盼望这些都不过是荒诞的梦魇。再过会儿他就会睁开眼睛,满身冷汗地从床上坐起,乖孙女布伦希尔就坐在床边告诉他不过做了一场噩梦。
 
    一个驾驭黑龙作为部下的人类拐带了他的孙女,他这个老家伙甚至连阻止这种恐怖展开的权力都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剥夺了,母神玛法和他开了一个何等残酷的玩笑!!!!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族长失神了片刻,神情严肃的对赶到身边的布伦希尔提出了质疑:
 
    “究竟是怎么回事?”
 
    勉强抑制住百万只羊驼在奔驰的激动心情,万分不情愿的将【该死的】、【xxx】之类的粗话拦截下来,等待着布伦希尔的答复。
------------
 
13.尼福尔海姆(二)
 
    尽可能简明扼要的经历阐述花掉了一点时间,远远凌驾于尼德霍格降临村庄的那一刻之上的震撼效果以死寂的形式展现于村庄。
 
    【转眼间抹杀500骑兵】、【被黑龙承认侍奉的贵人】、【经商、炼金、交涉方面的达人】――上述语句出自他人之口只会被精灵们当成是吹牛或者谣言,眼前却是布伦希尔亲口说出的证言,大家都清楚这个姑娘不会撒谎,那位龙族的默认则是无声的确认。可信度已经无需多虑,老族长必须考虑这闻所未闻的状况带来的影响以及如何选择。
 
    身为族长,埃米尔的每个决断都会给村子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现在这个决断无疑是影响程度最高,可说一言决定全村生死的那种,做这种决断必须有充分的思考时间来权衡一番。
 
    不过……时间并不是无限的,可供埃米尔耗费的就更少了。
 
    “布伦希尔小姐,我不想打扰你们。可我的不得不提醒一下,那位大人等的时间真的有点长了。”
 
    尼德霍格的语气是龙族对其他种族说话时特有的矜持风格,不疾不徐的语速、富于余裕的姿态无可指摘,话语的遣词用句表面也没有问题,主体内容则是不折不扣的不耐烦跟不满。
 
    额头传来一阵阵眩晕的难受体感,埃米尔预见的未来似乎更加的暗淡。未曾谋面的那位大人是什么品行尚未可知,这边这位尊贵的龙族显然就是个不怎么容易糊弄过去的。
 
    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来平息黑龙的不满,被鸣号召唤回来的提尔和托尔穿过人群挤到埃米尔面前,神情尴尬古怪地将山谷外哨位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比较丢人难堪的部分也没有丝毫隐瞒陈述了出来。
 
    岁月在族长脸上刻划出的裂痕此刻几乎挤到了一起,那家伙恐怕连这种拖延时间的小把戏都算计到了,根本不给他玩小花招的空隙――不带这么玩滴!!!!!!
 
    好歹也是领导这个村子闯过一次又一次难关的老者,居然被一个连面都未曾见过的少年给吃得死死的!
 
    他现在只想着要大吼几声或者大哭一场来发泄内心的悲愤,但众多的族人的视线聚焦在身体周围,黑龙正居高临下的盯着他,视线中的冷淡烧灼着老族长的神经。
 
    将心比心的设想一下阿让托拉通伯爵和大主教的处境,埃米尔族长或许就不会如此沮丧愤怒了。无论如何,那两位可是损失了500骑精锐骑兵而一无所获,得知那个悲惨的消息后,恐怕连哭的力气也泄到丝毫不剩了。
 
    不管有多不情愿,最后灰白的嘴唇还是吐出了最符合情势的决定。
 
    “我们去迎接一下客人吧。”
 
    违心之语出口的那一刻,松了一口气的精灵们没能注意到,埃米尔将右手藏进亚麻布长袖下面,屈辱愤怒下抖个不停的手用力攥紧成拳头,极力克制着肌肉的颤动。
 
    ##############
 
    “呃……所以你就是那个……那位……嗯……”
 
    “李林。齐格菲.奥托.李林。尼福尔海姆山谷精灵一族的埃米尔族长,我已经从布伦希尔小姐那里听闻过您的贤名,能够见到能这样智慧及经验丰富的长者,是我的荣幸。”
 
    “李林……先生。”
 
    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斟酌后还是加上了敬语,无论怎样不爽对方的小手段,也不管此刻双方实质上是在表演,既然对方已经躬身行礼,态度语气也充满诚恳,最低限度的回应还是不能少的。
 
    微微欠了下身算是还礼,感觉不出情绪的平淡语调继续着。
 
    “感谢你对布伦希尔的及时援助,对你的义举,我们不胜感激。”
 
    “您的称赞实在令我羞愧,我只是被卷入事态,谈不上帮了什么忙。另外,布伦希尔小姐出色的应变能力和坚强

欢迎转载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 » 可信度已经无需多虑老族长必须考虑这闻所未闻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