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那样缺乏感情处无时无刻都被异样甚至带有

分享到:
  各取所需,大家都很满意。
 
    “欢迎来到尼福尔海姆,远道而来的访客。”
 
    满意的点点头,埃米尔族长欠身行礼,右手缓缓扬起,对着乳白色浓雾已经淡去、显现出巍峨轮廓的深谷入口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不被外界所知晓的舞台――精灵的村庄已经对李林拉开了幕布,黑发的主角带着招牌笑容堂堂登场。
------------
 
14.生存之道,变革(一)
 
    “老家伙是在刁难您,阁下。”
 
    “啊,我知道。”
 
    “他出的题目在正常情况下是绝不可能完成的啦!”
 
    “嗯……一般人在一般情况下的确办不到吧。”
 
    “可以砍了(咬死)那老东西吗?”
 
    一脸的义愤填膺,部下们眼中闪烁着异常兴奋的期许死盯着那双薄薄的嘴唇,等待着某人的死刑判决。
 
    红润的唇弯折成浅浅的弧线,揶揄的语调送出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你们――果然太闲了呐?”
 
    对老埃米尔的【处理】――不管是哪种形式,决断都是李林的权力。尼德霍格与瓦利的进谏已经有越俎代庖之嫌,质疑顶头上司的判断永远是个犯忌的举动。
 
    李林没有疾言厉色,短短一句话就已经够两个部下的脑袋稍微清醒下了。
 
    玩笑般的提醒效果良好,黑龙和杀手闭上了嘴。
 
    部下们表现出好斗的姿态是好现象,至少证明有了对领导者和利益集团的归属感。至于他们是否真的是为了亲身实践【主辱臣死】这一君臣之道的忠义信条……
 
    尼德霍格或许是,瓦利则有狭私报复之嫌。
 
    冷面杀手是出色的杀人机器,不代表他会像李林那样缺乏感情,身处无时无刻都被异样甚至带有攻击性的视线包围下,心理状况还能保持平时的状态下的,要么是心胸宽阔,极有容忍雅量的杰出之人。不然就是乐天到傻瓜的程度,再来就只剩下原本的心理状态早已不属于【正常人】范围的家伙。这些类型对外界的无聊刺激能够轻易做到无视。
 
    瓦利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神经算不上粗线条,无论是日常还是工作时神智都保持清醒。周遭的排斥、压抑的气氛不可能对他毫无影响。
 
    杀手很生气,像黑龙那样生气。
 
    或许有些夸张,人类的愤怒和龙族的愤怒分量怎么可能等价。
 
    尼德霍格的喉咙最近一直如撕裂般的难受,压抑的气氛让呼吸都带上火星,只有灌下某个羞辱【御主】的蠢货的喉间鲜血才能抑制黑龙焦躁与干涸的触觉。
 
    只要……那位大人许可。
 
    “计较一时的意气之争而放弃长远?这种愚不可及的提议我不想听见第二次。”
 
    没有许可,冷淡的指责反而让尼德霍格高兴起来。
 
    拥有全局观的主宰者清楚事项的优先顺序,上位者确实在有些时候会顾及下属的情绪,但大局才是最优先的。
 
    此刻李林身处尼福尔海姆的荒芜的土地不是为了欣赏风景或者和什么人怄气,更不是选这种别致的风景来听下属们表忠心。精灵们的信服、一个可作为根本之地的起点――这两样才是真正的重点。
 
    【李林大人果然是应该真正掌控世界的贵人,吾辈的御主。】
 
    理解了李林话中的引申之义,尼德霍格只剩下由衷的喜悦和佩服。
 
    ################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开垦土地、提高粮食产量、扩大人口基数、提高防务水平、扩张活动范围……
 
    每一件都是无法轻忽的基础事项,想要办好任何一件事情都少不了一样东西。
 
    ――钱。
 
    万恶的金钱;
 
    无所不能的金钱;
 
    已经决定从实业入手,没有启动资金注定行不通。项目开始后没有后续资金及时跟进到位,也无法支持到获益的时刻。
 
    在资料库中,有格言批示原始资本积累是一种【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眼下没必要去深究伦理道德的问题。也没有到了必须仿效早期西方殖民者靠掠夺来解决贸易启动资金的问题。
 
    赚钱的办法有很多,野蛮有武力的依靠打家劫舍起家,有着所谓尊贵血统的靠收租、设卡、放贷来发达。前一种看不上眼,后一种轮不到。
 
    选一种新的解决之道就行了。
 
    自古以来,最赚钱的行业从来都不是所有人一拥而上抢着做的那种,发现不被别人注意到想到、前景潜力广阔的行业才是赚钱的行业,能做到只有你能做,其他人做不了的程度则能获得最丰厚的利润。
 
    【必需品】和【垄断】――生产前者,达成后者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暴利。
 
    很快,第一步就要完成了。
 
    “你确定……搞出来的东西能够……那个……盈利?”
 
    尚未适应的新词汇昭显对未知事物的不安,背后的少女声音不像往日那样干脆果敢,迟滞不连贯的感觉让听众的心态一并产生动摇的共鸣。
 
    “没什么可怀疑的!李林阁下的决定总是正确的。”
 
    平日里和布伦希尔关系甚好的尼德霍格总是会用小孩子一样的活泼话语回应,但被布伦希尔的质疑再次触动到敏感神经的他未经大脑就做出了生硬的回应。
 
    火爆的抢白下布伦希尔不禁产生了慌乱的反应,幻化成人形的【古代种】权威不容她这个【智慧种】反驳,只能低下头咬紧下嘴唇。

欢迎转载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 » 李林那样缺乏感情处无时无刻都被异样甚至带有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