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科学的最终兵器吧已经成立各位有兴趣的话也

分享到:
 ――凝聚弃民们的理想,冠以【王】之名,超越世俗,超越常理的强大存在。
 
    “不是悲壮的终结,就是卑微的活着。这样的二选一单调乏味,同时也很残酷。对这样乏味的死循环,你们想必也无法继续忍耐下去。那么,作为回应,我给你们新的选项如何?”
 
    薄薄的唇裂成魅惑狰狞的新月之弧,深邃的红瞳仿佛连灵魂都要抽出身体吸引过去。布伦希尔的心脏仿佛被某种巨大的事物压迫而开始悸动。
 
    “你……你在说什么?”
 
    “旧世界的框架体系到现在为止只是让你们不断地积累痛苦和绝望,就算尝试着正直的活下去,最终也被逼赶到墙角,等待着最后一刻的降临吧?那是因为制定世界秩序的不是你们,对此有发言权的却是你们的敌人。人类和兽人压根不希望精灵能够再次复兴,然后威胁到自己支配者的地位。他们定下的体系只是用来压榨迫害的。那么,你们还抱有着什么样的幻想?还在奢望什么呢?”
 
    “你的意思……我不明白。”
 
    “你很清,这个村子里每个精灵都很清楚。当你们决定以举族之力开发金矿的时候;当你们搬迁进尼福尔海姆山谷的时候;当你们被驱赶着四处流浪的时候;当人类的军队践踏杀戮你们的时候。不对――比这些更加久远的千年之前,吉尔曼尼亚王国崩溃的那一天起,精灵一族就已经明白那个答案了。”
 
    “那个……那是……”
 
    战栗不已的身体被气势压制想要后退,自我意识几乎被少年的存在感吞没。耳畔还在回响着如甘美诱惑班的话语,镶嵌在眼窝中的红宝石眸子正对着布伦希尔的脸孔散发出锐利的光芒,眼球完全被定住,不容她有避开、拒绝的行为。
 
    “颠覆旧世界的秩序,烧尽世间的一切肮脏丑陋,从业火焚烧后的余烬废墟中创造出全新的世界,全新的秩序。”
 
    颤抖。
 
    剧烈的颤抖。
 
    说不清源于恐惧还是兴奋的浪潮席卷全身,在颤抖的身体里四处冲突。些许紧绷的手掌紧紧攥住,指甲刺进掌心,从伤口渗出血珠的痛楚沿着手臂蜿蜒至顶端,被刺激到而些许回复的意识压制着不断沸腾想要高呼的亢奋。
 
    无法和劳作联想到一起的纤细手指在眼前扬起,缓慢的移动仿佛能带起气流漩涡,凝滞了气氛和布伦希尔视线的右手搭上少年的胸口,按住了自己心脏所在的位置。
 
    “纠正荒谬不公的世界,带来将所有盘踞其上的腐朽之物一扫而空的变革。――这是我的愿望,我的目标。能够达成此事的唯一方法,唯一道路,我称之为――”
 
    拖长尾音的片刻,右手伸向目瞪口呆的精灵少女,展开的五指似乎正在做出邀请。几近混乱无法思考的布伦希尔确实的看见了。
 
    “【革命】。”
 
    沉重如世界之分量随着出口的词汇一起落下,在悬于空气的小小手掌之中的,乃是世界。
 
    %%%%%%%%%%%%
 
    ps: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吧已经成立,各位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贴吧。为了庆祝本书顺利a签,以及故事终于朝着【世界变革】的方向发展,特赠送mv《流星之泪》,没错是国语版,唱得真心好。如果本书有幸出漫画或者动画,我希望也能有mv。最后……咳咳,感冒和角膜炎更加厉害了,好想死……
------------
 
15.年轻与革命(一)
 
    [sp=www.13800100.com/refer/e_p5knfuajrn_yvh/v.swf]
 
    盖在身上的亚麻毯子已经是属于【破旧】范畴内的东西,布伦希尔却一直舍不得扔掉。清洗、晾晒、修补――不断重复这些手工劳动的间奏,到现在所积淀生成出的毯子完全看不出最初时刻的样子了。
 
    在人类普通家庭一定会被清理丢掉的破旧古物,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神奇功效。
 
    只要盖上这条毯子,布伦希尔总能安然入睡,并且从来没有梦魇来打扰她的睡眠。
 
    为何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有疑惑不解者当面这样询问过布伦希尔,当事人讳莫如深的浅浅一笑后说出了答案。
 
    那个答案让提问者负上罪恶感,并因此沉默了好几日。
 
    【毯子上有妈妈的味道啊。】
 
    布伦希尔和弗蕾娅的父亲在她们还很小的时候,为了保护村子在和危险种的战斗中重伤不治而过身,得知了那个悲惨的消息后,她们的母亲也因为过度劳累和疾病撒手人寰。拉扯两姐妹长大的,是身为族长的爷爷:埃米尔。
 
    那一年布伦希尔6岁,芙蕾雅1岁。
 
    不管怎样破旧,打上多少补丁。只要毯子盖在身上,依稀还能感觉到母亲的体温,鼻腔中充满独特的幽香后,紧张疲惫的身体会松弛下来,将饥寒痛苦全部遮断的梦之世界会对布伦希尔打开大门。
 
    现在,毯子的神奇功效似乎失能了,焦躁和不可思议的兴奋纠缠着少女,使得她无法入眠。
 
    “还是没办法睡着。”
 
    勉强闭合的眼睑最终还是无奈的张开,试了数数,也试过让脑袋里一切思考停摆进入空白状态,完全都没有效果。烦闷的语句呼出到房间空气中,披着亚麻毯靠在墙壁上蜷缩起来,双臂环抱屈起的小腿,俊丽的脸庞埋进膝盖。视线中只剩下脚趾、垫床稻草还有晦暗的地面。对狭窄视线内的风景呆呆出神片刻后,嘴唇无意识的张了张,迷茫的声音从缝隙中漏出。
 
    “革命……啊……”
 
    烦恼的根源、失眠的病因,既是这个词汇。
 
    推动事物乃至世界形态发生根本变革,扫清一切障碍促成旧质转变为新质的飞跃。――革命的定义就是如此。

欢迎转载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 » 与科学的最终兵器吧已经成立各位有兴趣的话也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