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们也没有饮用过这种饮料在尼福尔海姆,茶

分享到:
    可理论上的东西终究只是形而上学的纸上谈兵,嘴上说得再怎么迷人动听,现实可没有那么简单。
 
    将自己的、全部族人的性命,乃至【智慧种】精灵一族的全部未来作为筹码压上赌桌,孤注一掷的豪赌――听上去确实充满魄力与洒脱。但即便掷出了筹码,敌人眼中看到的至多算是微不足道的小小涟漪。
 
    衣衫褴褛的乞丐向贵族掷出金币来捍卫自己的尊严?一时血性的冲动或许会赢得几声喝彩叫好,但别想奢望更多。弱者挑战强者获得胜利的传说故事固然不少,内容也非常激励人心。只是同样不能忘记,强者蹂躏弱者,将冒犯强势的愚蠢挑战者做成标本才是世界的主旋律,前面的励志故事总体来说只是少数。
 
    状况不会因为对象换成精灵一族就能够好的到哪里去,相反,连包括最重要的【希望】也输个精光的几率会更加增长。万一落败,在遥远的过去曾经声名显赫的【智慧种.精灵】将彻底从世界的舞台上消失。
 
    就像这世间从未存在过精灵一样,不留任何痕迹。
 
    一般思考到这种深度后,思考者已经叹息着决定放弃【革命】――这个听上去充满美好遐想,实行所面临的困难却超乎想象的选择方案。
 
    布伦希尔没有让自己的思考停摆,封闭思维、麻木不仁的活着确实很轻松。什么也不必担心,什么也不用去想的生活无疑轻松愉快。但这种不死不活、徘徊在灭亡的悬崖边缘下的【愉快】……她实在没有丁点的意愿去享受。
 
    必须思考,然后,找到出路。
 
    对当前世界的规则已经无法抱有期待,更无法奢望主导世界的家伙做出改变。而身处地狱般绝望的精灵们除了身上的血肉再也没什么东西可供那些贪婪之徒吸吮。金矿的发现与开发决定本来是为了改善生存现状,却被人类的贵族和教会知晓。那些比饥饿危险种更加凶残贪婪的家伙没有可能就此罢手――哪怕他们刚丢掉了500名骑兵。
 
    一场新的战斗其实已经迫在眉睫,随时都会爆发血腥冲突,有可能就在下一刻,报警箭凄厉的尖啸就将划破这沉沉的夜幕。
 
    威尔特虽大,但精灵们已经没有退路,他们的身后就是尼福尔海姆。
 
    除了革命,除了拿起武器战斗,还有什么可选择的吗?
 
    反正除了性命没什么东西可以再失去了,那么赌上性命发起对世界革命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从恐惧不安的桎梏中挣脱,折磨布伦希尔的焦躁似乎也随之散去一些。
 
    不是全部散去,因为尚存疑问。
 
    即――如何进行革命?
 
    从事隐秘活动的经验不等于清楚如何发动革命。没吃过猪蹄也没见过猪跑的精灵们对暴力革命这种技术含量相当高的工作完全处于两眼一抹黑的状态,他们自己很难挑起这幅重担。
 
    开局情势如此不利,稍有不慎就无可挽回。
 
    他打算怎么做?
 
    真的……可以把一族的命运交托到那双纤细的手上吗?
 
    眼前浮现那时非刚愎的自信笑容和做出邀请手势的手掌,尚未退却的亢奋余热再度膨胀活性化,灼热的感觉涌上头顶。
 
    他的话……或许真能创造奇迹吧?
 
    击杀追击的魔兽,治愈她的毒伤,歼灭500骑兵,开坑荒地,制造新式陶器。
 
    被认定【绝不可能】的领域一再被那个少年不可思议的力量与智慧所突破。
 
    奇迹――由实力而非幸运创造的奇迹总是伴随在黑发少年周围闪现。
 
    “齐格菲……李林吗?”
 
    温和俊雅的五官,永不失去自信的魄力,从容不迫的笑容――这些糅合出来影像似乎更清晰了许多,少女的焦躁终于平息下来。重新躺回床上,连同淡淡的兴奋期许和亚麻毯一同裹紧身子,长睫毛的眼睑阖上,脸庞兀自留有羞惭的笑容。
 
    #########
 
    “茶叶不怎么样,请不要嫌弃。”
 
    崭新的蓝边茶杯盛上浅红的半透明饮料,随着大方的【请用】手势,客人们小心翼翼的接过饮具。
 
    不清楚是否真如所说的那样是低劣品,客人们也没有饮用过这种饮料,在尼福尔海姆,茶叶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
 
    挺直了背脊端坐的一位客人学着帐篷主人的姿势捏住杯的握把,缓慢的将茶水送至唇边,小口小口的嗫饮着。初次模仿动作不免有些不适带来的僵化,因此幅度尽可能的放慢缩小。若是动作和声音再大些,很可能变成失礼的举动造成不必要的笑话。
 
    “……好苦。”
 
    将未尝试过的饮料大咧咧猛灌进嘴里的另一位一脸苦相,不住咂舌喘着粗气的痛苦动作让旁观者忍俊不禁。如果帐篷主人发挥他的毒舌,或许会将之形容成某些动物在炎热夏季伸出舌头散发体热的动作。
 
    “抱歉,我不知道托尔先生不擅长这种原味。下次有机会弄柠檬茶来赔罪吧,手边没有糖和柠檬,只能先暂欠了。”
 
    凉下来的开水迅捷的注满杯子,嘴里的客套致词说完时,托尔饮干的杯子已经倒上第二杯白水。做完了这些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李林开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访客们。
 
    喝下一杯凉水后镇静下来、表情有所放松的托尔;
 
    模仿自己的喝茶姿势已经开始有些像样的提尔一脸平静,从不动神色的脸上看不出在想什么。唯有绷紧的肩膀露出内心不平静的蛛丝马迹。
 
    憨直的托尔暂且不提,提尔来这个帐篷不会是为了蹭杯茶水或者学习茶艺什么的。
 
    没有那种闲情逸致,更不存在环境上的余裕。只能是为了极重要隐秘的事情才会找上门。
 
    痕迹太明显,李林无需过多猜测也清楚是什么事情。
 
    开诚布公是一种简练明快的开启谈话方式,不喜欢暧昧的年轻人多数倾向于这种开场,可谓最具效果的年轻人谈话方式。
 
    效果优先正是李林处事的准则。
 
    “茶已经喝完了,接下来我们谈些认真的话题如何?嗯……对了。让我们来谈谈【革命】如何?”
 
    戏谑话音落下的同时,托尔的手探向腰际,安坐不动的提尔眼睛里闪烁着不曾遮掩的灼热。
 
    【年轻人】
 
    没有说出口的评价是个中性词,旁观者视角混杂进贬低的色彩。
 
    从生物学意义上,李林同样属于【年轻人】的年龄层,他做出的评语存在立场问题,应该感到存在语病。
 
    绝对理性的思考方式并不存在感性方面的逻辑问题,年龄问题并不影响不把自己视为【人类】甚至【活物】的特异观测点。
 
    任凭一腔热血控制大脑驱动身体行动的热血青年,眼中只看到社会与世界黑暗面的良知青年,为了一己怨念或者某个空虚的承诺充当自杀炸弹的愤怒青年――这些都是年轻人,被感性支配的花季青年观点和以【计划】和【任务】为最优先事项的冷血观点永远格格不入,互相贬低才是正常反应。
 
    提尔是个符合部分传言所描述的优秀着,检索从相遇以来的接触资料可以归纳为【经历过相当的事态和战斗,头脑冷静、思维清晰敏捷】的良好结论,附带【受封闭环境限制,视线不够开阔,与人接触经验不足】的恶评。
 
    怎样优秀也好,提尔始终是个存在不足之处的年轻精灵,对那些不曾说出口的想法,李林很容易把握。

欢迎转载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 » 客人们也没有饮用过这种饮料在尼福尔海姆,茶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