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蛊惑村子里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到

分享到:
 
    ――【这真是发了疯了。】
 
    获悉这个惊悚消息的埃米尔脑子里只有这一句话在不断的盘旋放大,干瘦高挑的身子气得直打哆嗦。
 
    和所有上了年纪的顽固祖父一样,埃米尔不会认可这种危险的念头,更不会许可那些小混蛋将着个疯狂的念头付诸实施。
 
    他一定会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不管是用绳子把村里的年轻人都拴起来还是用拐杖敲断混小子们的腿都可以。
 
    混小子们可以走出尼福尔海姆山谷,但他们必须跨过一个真正热爱村庄、热爱生活的老精灵的尸体!
 
    抱着不惜一死的觉悟,埃米尔族长拄着拐杖死盯着眼前正做出苦笑表情的少年,平时充满威严矜持的眼睛在此刻仿佛能喷射出致命的火焰来。
 
    又是这小子!
 
    埃米尔憎恨人类,厌恶兽人,警惕着危险种,防备着矮人和侏儒……
 
    除了母神玛法,无论是智慧种还是危险种,只要对方不是精灵都会享受到埃米尔族长的敌视态度。但最近才来到山谷的李林轻易的从诸多实力强劲对手的环伺下脱颖而出,一举成为老族长最讨厌的对象――绝对没有【之一】!
 
    蒙骗他善良的孙女,厚着脸皮住进了这个宁静的山谷,片刻不消停的开始折腾邪门歪道的玩意儿,现在还蛊惑村子里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到山谷外面去!
 
    他想干什么?嫌桃花运不够旺,还想交菊花运?建立一个男女通吃的**?
 
    火气过度旺盛的埃米尔族长丝毫没有发觉,因为情绪激动以及偏见,他对李林的臆测已经完全偏离脱离事实,近乎于【妄想】的范围。
 
    【虽说是位族长,他的气度也只有这种程度啊。】
 
    苦笑的表情之下,失去温度的评语一闪而过。老爷子气得通红的面孔、抖个不停的身子显示这位受人尊敬的老精灵现在很生气,听不进劝说也不愿做出任何的妥协。
 
    毫无关系。
 
    不管老精灵再怎么生气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项和节奏,除非他把自己的身体气出什么问题……那样的情况比较麻烦。
 
    不至于无法收拾,但村庄里弥漫起来的悲恸情绪无疑会破坏李林迄今为止在精灵们心目中建立起来的形象,毫无疑问,事端发起人李林应该对族长突发的健康问题应该承担起直接责任。而等待埃米尔族长身体康复的时间,还有重建和精灵们的交往基础花费的时间精力会不断增长甚至翻倍,实属不必要的麻烦。
 
    埃米尔.腓特烈西亚现阶段保持身体安康最为符合计划的需求,此刻老族长却很生气,后果将会很严重。
 
    不会有任何糟糕的结果出现。
 
    事前已经充分推演的备选方案灌输入ai,苦笑淡去了几分,李林恭敬的递出了一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爬虫杀手的羊皮纸。
 
    恰到好处的歉意微笑,恭敬但不卑微的态度,气度十足的身子微欠、双手呈递姿势。
 
    最挑剔的人类礼仪教育观也无法从整个流程里挑出骨头。
 
    抵触不理会的态度继续坚持了片刻,依然满脸愤懑的老爷子像个闹别扭的小孩一般接过了那张薄纸。
 
    老族长可能占据了某种道德制高点,但不会一直如此。何况李林从头到尾都对他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而不是顶撞冒犯。不想让族人们认定自己是那种【不通情理的老顽固】的话,埃米尔族长也必须拿出些展示容忍气度的姿态才对。
 
    老族长确实很生气,不过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正因为他是位能够控制住情绪思考的人,李林的小把戏才能有机会实施。
 
    身为族长必须具备读写能力,就算是当初在流亡的日子里,精灵们一样没有放松对下一代的教育,并且奇迹般的保留了自己大部分的风俗、语言和文化。考虑苦逼的环境因素,实在是殊为不易的伟业。
 
    此刻【殊为不易的伟业】导致埃米尔族长拿着羊皮纸的枯槁双手如同中风或者是其它急性病症突发一样颤抖个不停。看完最后一行文字后,老族长像不孝子发现长辈遗嘱上关于财产分配的内容力没有他的名字出现一样瞪大了眼睛,开始更加仔细的复读。最后,仿佛看见了什么难以理解的离奇事件,呆愣在村庄的空地上不知所措。
 
    牲口、农具、铁器、种子、木料……
 
    在纸上写的都是必需品的名目、数量还有预估的价格,对这个贫穷的小村庄来说是一笔不菲的巨额开销,把村子里全部能换钱的东西搜刮出来也未必买得起这些日思夜想的【好东西】。
 
    李林想干什么?
 
    “尊敬的埃米尔族长,出售新制瓷器后的所得将用来购置清单上的货物。这么多牲口、农具什么的,我一个人是没办法顺利带回村子的,只能请村子里的小伙子来帮忙。当然,我一个人用不了那么多,所以除了必要的数量,其它的会全部分发到村子里,作为这段暂住日子里,大家对我和我的下属们照顾的回报。事前没有和您商量,实在是对不起。”
 
    温和笑脸的背后,老埃米尔隐约窥见小狐狸晃动的尾巴,同时也瞥见村民们――不管是年轻人、小孩还是大人们溢于言表的期盼目光。
 
    彻底的孤立感伴随着难以进退的无力感一起袭向年老精灵,皱着眉头呆立片刻,像是叹息、像是泄气的垂下了手,握在手上的薄纸分量实在是太重了。
 
    “你们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他必须认真的清理思考一下心中的纠结,尽管答案早已注定。
 
    %%%%%%%%%%%%%
 
    注解:看过《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朋友应该对兔子和鹰之间的搅基应该多少有数,没错,很多事情上,这两家根本是一个鼻孔出气。在此举一个案例:倒霉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还没有生效,因为还有很多国家还没有签字。比如白象、巴巴羊、北棒、东帝汶、苏丹、巴勒斯坦;还有签了字说自己国家没批准的,比如波斯狮、大卫国、加纳、利比里亚、尼泊尔、冈比亚。白头鹰和兔子这两个人模狗样率先登上签字台的流氓头子都没批准这个条约生效,这两个常任流氓国全部是暂停。俺们家国会和人大忙啊,这个事必须好好审查……于是乎,高卢鸡和大毛熊发现自己被坑了,因为他们的议会和杜马下手比较快,已经批准了。
 
    ps:医院检查回来了,状况不乐观,病毒性感冒+轻微肺炎+急性角膜炎,下午还得去挂吊瓶,晚上看情况更新,另外视频懂日语的可以无视……淫兽少佐的演讲估摸着其实是虚渊玄的心声……
------------
 
16.年轻精灵与第一次出门(一)
 
    [[[cp|w:500|h:364|a:l|u:www.13800100.com/chapters/20131/12/www.13800100.com]]]赤眼的科学魔王――李林。
 
    #######
 
    “到了外面要注意安全,不要吃不干净的东西,不要和来路不明的家伙搭话……”
 
    “说话做事要慎重,不要冒失。”
 
    “不该看的东西不要看,不说不该说的……”
 
    “到了外面多想想村子里的状况,不要给精灵丢脸……”
 
    抬头看了眼还在拉着各自的孩子唠叨个没完的父母们,李林确认了必须再次推迟预想中的出发时间。
 
    【可供自由支配时间尚余1小时23分。】
 
    核对过无事可做可供随意挥霍的时间跨度,黑发脑袋再次垂下,重新调整过对精灵间亲子关系影响行动的迟滞效应评估数据,修改了后续计划的几处细节,针对突如其来的空闲状况,开始评估是否该进行快速自检。无表情如无机质面具般的精致面孔在无意义的时间流逝中正对着空无一物的地面。
 
    “阁下,是不是让我去催催他们?”
 
    尼德霍格的语气里没有不耐烦的腔调,也不是事务性的提醒。
 
    好像――在担心着什么。
 
    “要理解为人父母者的心情呐,尼德霍格。这毕竟是那些孩子的第一次,让人担心的同时具有纪念意义的第一次。”
 
    “阁下,这不能算笑点吧。”
 
    “当然不算,我只是在吐槽。”
 
    对吐槽既非热衷亦非习惯的少年将笑脸侧转过来,绘上【日常】油彩的面容和尼德霍格每天所见的并无二致。
 
    “你在担心我因为没有人来送别或者对我说些什么产生失落感?害怕我因此失态,难以正常判断行动。是这样吧?尼德霍格。”
 
    卸掉威仪和压迫感的笑颜正对着一位抱紧孩子的母亲,情绪激动的母亲难以自制的落下泪水。
 
    母爱、亲子、伟大、感动――相互关联错节的词汇聚集在眼前的画面中凝缩,感性者想必会产生感同身受的情绪共鸣陪同这位母亲一起落泪吧。
 
    只限于感性生物会有如此之举。
 
    “你是怎么理解【王】这种存在的?”
 
    从感性相对的观测点所奉上的,是乍看毫无关联的突兀疑问。
 
    “超越【凡俗】的桎梏,登上顶点,君临世界的至高者。”
 

欢迎转载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万和城彩票_万和城彩票平台_万和城彩票网站 » 现在还蛊惑村子里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到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